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手机基站安置难续约租金涨10倍

发布时间:2020-02-20 00:10:43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一边是手机信号盲点投诉升首位 一边是已建基站不断被拆除

移动网络信号差正成为近两年用户投诉的焦点。近日,上海市电信用户委员会公布,用户对移动网络覆盖的投诉已占据近两年通讯投诉的首位,但查处后能够给以解决的只有三分之一。究其原因,并非电信运营商舍不得投入,恰恰相反,2009年的运营商在移动基站建设上花了“血本”,但在建设中却遭遇多重障碍,土地租金上涨、市政动迁、市民对辐射的恐慌……“建站”已经成为电信运营商一项最艰难的任务。

IT时报记者 郝俊慧

选址:整个片区都被踏遍

众所周知,移动网络是一张全程网,移动基站发射的信号呈“蜂窝状”,中间任何一个圈断裂,都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因此基站可选位置的经纬度相对固定,且必须多个点同步整体规划,牵一发而动全身。

“哪怕与规划错开50米,都有可能使下一个点无址可造。”上海电信某区局负责移动基站选址的工作人员王磊告诉记者。然而上海高楼林立,地理环境错综复杂,根据网络要求选中的最佳位置,往往并不符合建造基站的要求。

“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建站点,每个规划点的方圆300米内,我都用脚量了不下10遍。”从2006年上海电信开始建设3G储备站起,王磊的脚步遍及了本区局所有街道,“都赶上片警了。”

每次拿到公司下发的规划图,王磊都会迅速在脑子里过一遍,每个位置方圆50米内最少要有三个备用点,万一这座建筑谈不下来,马上换另外一座建筑。然而,并不是所有规划位置都是可以替代的,附近居民对基站辐射的担忧、已有建筑高度不够都可能导致选好的地点“夭折”。

延吉中路敦化路,就是这么一块“难啃的骨头”。王磊绕着这个点将其方圆100米转了不下10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建筑建基站,“方圆300米内我也转了不下10圈,只有5—6座建筑适合,但不是企业厂房,就是居民楼,根本谈不下来。”王磊只能寄希望于明年这里新建的一座建筑,希望到时候能把这个“堡垒”攻下来。

王磊的同事许军(化名)最近也很头疼,因为明年的站点规划图上,他所辖区域内的8个点中,有3个点的位置,不是即将拆迁,就是一片空地,“连备选都找不到。”

谈判:租金涨十倍

即使找到合适的建筑符合建站要求,万里长征才开始了第一步,更难的谈判等着这些建站者。今年7月,本报曾对八号线延伸段地铁开通后无手机信号的问题进行了持续跟踪报道,调查之后发现起因是地铁建设方向电信运营商索要高价“入场费”。而事实上,在地面上建设的移动基站,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我们与业主签订的租约一般是5年,这两年租约陆续到期,可租金却涨了10倍。”上海移动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基站的租赁合同续签现在困难重重,有的物业公司喊价从几年前的5万涨到了50万,如果不给,直接给机房断电。

租赁一个10平方左右的机房到底要付多少钱?谈判时是没有标准的。市区北部的一座商场,三家运营商付的租赁费相差数万,其中奥妙全在“私人关系”,“谁的关系硬一点,谁就少交点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站建设者说。

建设:偷偷摸摸如同小偷

几乎每个移动基站建设者都曾被围攻过。多年来,人们对“移动基站有辐射”的恐慌一直未曾消除,尽管媒体和政府部门多次对此问题进行过澄清,效果并不理想。建站变得越来越难,甚至已建基站也有被迫拆除。

2007年,在位于国顺东路腾飞皮件厂里,王磊和他的同事被数十名居民“堵”在厂房里。原来马路对面小区的居民看到这边屋顶在架设天线,集体过来“抗议”,要求将其拆除。无论王磊如何解释,基站离居民小区有一定距离,不会有辐射危险,对方都毫不理会。正在僵持不下时,突然有人喊道,“你们不拆,我们拆。”于是大家一哄而上,动起手来。最终,王磊只能将这个点撤出,“加上已付房租,硬件投入,一共损失了15万元左右。”

相较而言,许军(化名)的遭遇稍好一点。去年在陆家浜路附近的一座老式厂房上架设基站时,同样遭遇了对面居民区里的上百名居民。为了解决问题,许军和其它两家运营商联合做了基站辐射检测,拿着检测合格的报告书,许军把当地的居委会、业主委员会、派出所跑了个遍,“我拿着报告苦口婆心地和他们说,基站是安全的。后来又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把天线上多余的包杆拆除,位置换到视野不及之处。”最终,许军取得了附近居民的理解,天线顺利立了起来,可前后也折腾了两个多月。

“我现在觉得自己和小偷一样,白天不敢出动,只能晚上偷偷干活。”王磊一脸无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纠纷,业主单位要求工程人员只能晚上施工。而且不许乘电梯,“免得动静大了,这个点又泡汤。”

两难:建站难、投诉多

近几年来,建站难和投诉多成为困扰电信运营商的两难问题。“很多用户投诉家里的移动信号很差,可一旦运营商去那里增设基站,却又遭到集体反对。”上海电信用户委员会(以下简称用户委)秘书长陆庆七告诉记者,电信运营商的通信保障能力正因基站建设难而下降。以上海移动为例,十年来手机用户从140万户增加到1400万户,增长了10倍,话务量猛增了300%,可移动基站数在内环线范围只增加了11%。2008年,上海移动一共有130座基站因为各种原因被关掉,2009年,截止到5月底也有47座已被拆掉。

上海宝山区移动公司的一组数据显示,2009年用户对网络信号的投诉工单从1月份的358张增至5月份的860张,增幅数量达到140%,位于宝山区的“锦秋家园”,三年来一直被用户投诉是移动信号盲区,可问题始终难以解决。“这里面情况太复杂了,开发商、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多方纠葛,移动基站一直无法顺利架设。”一位上海移动人士一脸愁容。

与投诉同时增加的是大量基站被停用。“封塘基站在居民强烈要求下拆掉了,永久退服。四元基站租赁合同到期,业主不让放了,也只能退服。塘连、聚丰园这几年新增小区和居民很多,原有基站不足以满足服务,可新基站的选址迟迟不能确定,导致出现网络繁忙。”宝山区移动公司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

记者观察

建设一座移动基站的周期正在被拉长。据介绍,眼下一个移动基站从选址、谈判到建设开工的时间,已经从早年的1个月拉长到了现在的两三个月,部分基站的耗时甚至超过了一年。与此同时,即将到来的2010年世博会,给三家电信运营商带来更大的建站压力。面对7000万来自全球的观众,上海的通信能力能否足以支撑,显然关系重大。尤其是今年启动的3G网络建设,使这种压力变得更加具象。根据规划,到2009年底,上海将新建3G基站近3000个(三家电信运营商),才能基本形成覆盖全市的3G信号网络。

一方面是通信建设者的压力,一方面是民众的疑惑,想从根本上解决“建站难”的问题,单方面的施压或者妥协都不是上策。工信部专家委员会顾问高仰止多次向记者表示,必须集合多个部门对移动基站的属性、建设顺序、使用费标准、环保测评等问题进行综合考虑。

所幸,政府对3G建设的支持正在显现。从今年8月开始,上海市的许多政府机关大楼上,竖起了TD基站的天线。根据市政府要求,上海市建设TD基站时,按照党政机关所在地、企事业单位办公楼、公建配套设施居民小区的顺序。截止到10月中旬,在今年要完成的800个TD基站建设任务中,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已出面协调其中639个建站地点,而这639个地点中,尚无一幢居民楼。

对于移动基站辐射的安全问题,官方也不断正面回应。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刘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强调,在基站电子辐射标准当中,我们国家是最严格的,经信委做过的测试表明,上海TD基站的照射导出值为20微瓦/平方厘米,而全国标准是40微瓦/平方厘米。

事实上,只要遵循公平、公开、公正的“三公原则”,移动基站的“骨头”终究可以被啃下。首先,从法律上明确移动基站公用基础设施的属性,让它和水电煤等拥有平等的建设权;其次,公开所有数据,尤其是移动基站电磁辐射的安全系数,在建设前期和建成后进行严格测试,并通过各种渠道,将数据公开,从而消除公众的恐慌;最后,三家电信运营商加强自律,不再恶意竞争,很多难题自然可以共同解决。

只是,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需要的是时间和速度!

便携式电动试水压机

管材水压密封试验机的注意事项

空压机增压泵

气压气密性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