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歌大计划对话拉里佩奇

发布时间:2020-07-21 10:34:33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原文来自 Bits Blog,虎嗅编译)就在上周三谷歌开发者大会主题发言之后不久,笔者来到了大会现场后台的一个绿色房间里。工作人员在四周拆卸庞大的会场布景——灯光时亮时暗,有点世界末日的味道——就这样我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谷歌负责安卓和 Chrome 的高级副总裁桑达尔?皮查(Sunar Pichai)谈了半小时。和佩奇一同创办谷歌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时不时地走进走出,但是并没有加入我的采访对话。

我们三人的聊天话题围绕谷歌如何引领多设备未来计算时代极其挑战。此外我们还讨论了谷歌的野心可能对其形象产生怎样的影响。

如下内容摘自对话纪录:

今天的主题之一是安卓将会成为超越手机的的平台——你们想要把安装放在多种设备上。对于不同的设备,谷歌服务的长期愿景是怎样的?

佩奇:这个问题非常大。谷歌提出多屏世界已经很长时间了。我认为你能看到有一个趋势在积累,横跨多种不同设备的一种很棒的体验,从观赏电视到使用笔记本再到平板电脑和手机。

但是我认为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觉得看到这么多开发者是很令人激动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合理地发挥才智并去思考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就能让这种体验对用户来说变得更合情理,同时对开发者来说也更合理地去实现。

多屏幕世界现在究竟有多大用处?

佩奇:我现在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手机上——尽管有大显示器和外接设备还是会很方便。谷歌设计的一些简单功能比如 Chrome 子窗口同步还有跨设备访问电邮等等,都已经被我们认为是理所应当了,但是如果你每天使用 100 次的话,你会发现这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点。

皮查:我还觉得,现在只是开始阶段。现如今电脑很大程度上会为你做自动化处理。但是会有革命出项,从今天我们告诉电脑做事情,发展到电脑能够真正为我们做事情。比如,如果我要去接孩子的话,如果车子能够知道孩子们进到车里面并且自动换成他们喜欢听的歌曲那该有多好。

在这条路线上面临的障碍是什么?

佩奇:和所有事情一样,需要工作来实现。说的总比做起来容易。

你是否担心,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与谷歌相连接,已经不仅仅是隐私问题需要考虑的了吗?

佩奇:我认为互联网和移动设备正在极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我们正在感受到这一点。每个人都觉得他们的生活将会被影响,但是我们还不太清楚将会如何改变,因为我们没有使用这些东西——因为有许多不确定。我认为人类以后会弄清楚这一点,会出现大大利于人类的产品、服务和技术,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做到了这一点人们会明白的,接着就会出现下一批新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产品的有效性会改变人们对它们的感觉?

佩奇:是的,如果在人们看到产品之前去讨论的话,反应会更偏向负面。这是我们学会的其中一件事。对人们来说,去体验产品真的很重要,否则人们在没有见到益处的时候只会恐惧最糟糕的局面。

我并不是要把这个问题弱化。对我来说,能够为人类改进一些事情,这种可能性让我感到很激动,担忧带给我的感受则恰恰相反。对于没有带来益处的事情,我们是如此的忧虑。我认为这就是在医疗政策上发生的情况。(在医疗领域,)我们在监管层面上已经很大程度决定了数据是锁起来的,不能很好地用于服务人类。

目前我们还没有对医疗数据做数据挖掘。如果我们做了的话,很可能会在明年拯救 10 万人的生命。我很担忧媒体和政府会尝试挑起人们的恐惧,美国最终成为一个本来许多人可以受益但是却没办法实现的国度。这是很可能发生的。

你对此能做些什么?

佩奇:我认为公开讨论这件事——坦诚去讲这些事情将会改变人们的生活,这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主要问题。但不要试着用感性的态度去处理,而是要想办法针对目前的问题有一个好的对话机制。

我鼓励人们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用乐观的角度去看未来。

谷歌最近收购了 Nest 和 Dropcam,但是出售了 Motorola。你对未来谷歌做硬件的路线是怎样看的?

皮查:拉里和谢尔盖创办谷歌搜索的时候,让我震惊的一点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我们对于服务能够被所有人使用有着很深的愿望。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一定要和合作伙伴携手。这也是我们所做每一件事情的基础。

佩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服务在 iOS 平台也可用的原因。

皮查:当我们认为需要引导行业的时候,我们就会做硬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 Nexus 的原因。从产品哲学上来说,我们对每一个有规模的生态系统都极其投入。

那么 Nest 和 Dropcam 有什么契合点?

佩奇:Nest 的团队非常强。十年前我就有家庭控制系统了。我当时安装了许多不同的东西,但从没有一个特别有效的。这是一个早期的市场。我认为 Nest 能够引领这个生态系统。在早期,你能看到这一点。

皮查:Nest 是家用智能产品这一类当中很纵深的实现方案。但我们会支持其他公司生产的家用智能产品。

收购 Nest 是否有部分原因是为了改进谷歌的硬件——他们硬件做得很好,你们需要专家为其他谷歌硬件提供帮助?

佩奇:有关这一点的文章已经很多了,但我不认为这是主要的原因。这家公司非常贵。他们的产品很受欢迎,看起来这一点对我们很重要。如果我们让他们做别的,这说法不是太合情理。

收购 Nest 让我们在一个重要的、新兴市场得到了一家完整的、运转良好的公司及其品牌。

Google Plus 现在怎么样了?

佩奇:我认为 Google Plus 有很多工作都在进行当中。我是这款产品的热心用户。你已经看到了 Google Plus 与 Chromecast 协同的一些演示——这也是我感到激动的功能之一。Google Plus 的增长非常好。人们总是问,“喔,有什么新东西啦?”但是对谷歌来说,我们对 Google Plus 是感到超激动的,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服务,又在持续增长,自从上线之后就一直是,而且增长比例很高,每一天我们都会让它更好。

“社交”这个概念对你来说,现在是否还和两年前一样重要?

佩奇:是的,在所有事当中最重要,很可能要更加重要。我们有一个非常热情、专注的用户社区。人们忘记了谷歌能够让我们的服务变得更好,我们了解你的关系网、让分享更方便并且理解用户身份。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这些都是很深刻且重要的事情。

当人们问 Google Plus 时,他们将其想成,“我要打开信息流了”。对我们来说,Google Play 的评论也是 Google Plus 的一部分。我们目睹这些产品增长,变得重要。

我想问一下欧洲的“遗忘的权力”(right-to-forget)判决。你们的反应是怎样的?

佩奇:“被遗忘的权力。”(Right to be forgotten)你没办法忘记,但是你可以被忘记。我认为这件事基本上是关于你如何在网上被代表的问题,也就是当人们搜索你名字的时候,这是关键问题。截止目前,谷歌已经表示我们会尽全力在互联网上展示关于你的内容。这一点 15 年多来一直都没问题,非常符合道理。我们是搜索引擎。我们应该展示出世界上出现的东西。

所以这是一个令人很惊讶的判决——一种不同的声明。你们现在可以编删世界上已经有的内容了。过去我们不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考虑到这一判决,我们显然会去服从。谷歌将很快开始移除内容——我想就是下周。显然我们会尽全力做到最好。

针对做什么和如何做的问题,我认为多讨论一下会更好。我们或许能够达成一个更务实的结果,而不是法庭判决。

我想要回到谷歌形象的问题上。这里最近有一些抗议,人们在抗议谷歌大巴。

佩奇:我们来到旧金山了。我们知道会有。

你认为仅仅是这一点吗?全球有一种现象,人们担忧科技以及科技改变人们生活的方式——这是否是这种担忧的一个表现?

佩奇:我肯定人们会担心这一点。我也肯定抗议谷歌大巴和这一点有关系。但我认为旧金山有很严重的问题。旧金山的抗议本来就有丰厚历史。我会思考其中的一些问题——我们已经收到关于一些事情的投诉,与谷歌公司无关的。展开一点来说,我们被当成吸引注意力的一种方式。美国有针对 CIA 的抗议,我不知道除了抗议还有些什么,怀着对谷歌的尊敬这些抗议对我来说完全说不通。作为一家大公司我们成为了一些问题的靶子。但是我认为人们也有一些合理的诉求。

皮查:我们已经针对这一点做了许多事。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开放的讨论是好的,我们需要这一点。科技领域的进展很大,并且也在适应这种发展,这点已经成了一个问题。

网站开发技术有哪些

ui培训课程

python 学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