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600岁故宫顶级网红修炼史把门开得更大一些成为故宫破题的关键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30:21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原标题:600岁故宫顶级“网红”修炼史 把门开得更大一些成为故宫破题的关键

故宫自2002年开始逐年扩大开放面积,截至2007年底,故宫开放面积已接近80%;

2016年故宫参观人数首次突破了1600万人,通过互联网和新技术,故宫把“阳春白雪”的内容变得“喜闻乐见”;

2017年故宫文创销售额超过10亿元,更多人“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改革开放40年间,故宫有200多个重大文物对外展览交流项目,足迹遍布五大洲30多个国家和地区,观众人数超过1亿人次;

……

从前几年遭遇舆论危机,到如今开放面积不断扩大、服务水平不断提升、精彩展览应接不暇、文创产品深受追捧,成为“可盐可甜”的新一代网红。新理念、新技术、新措施,让故宫“维新”之路越走越深入。

正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所说:“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即将迎来自己600岁生日的故宫,将以更为年轻的心态,迎接下一个600年。

九月三日是一个好天气。

晌午时分,天上只有一两片云,太阳明晃晃地照着,风一吹,柏树的叶子懒得一动,树荫下的人倒是觉得凉快了——不知为何,在故宫,你会特别容易留意天气。

单霁翔就在这样的光景里,穿着一双老布鞋,半边身子露在阳光下,对着数十家媒体的记者,还有上百名工人大声地宣布:

“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古建筑维修保护工程正式开工了!”

位于内廷乾清宫西侧的养心殿,是一组集皇帝召见群臣、处理政务、读书、学习及居住为一体的多功能建筑群。

清初的顺治皇帝病逝于此;康熙年间这里是造办处的作坊;自雍正移居此处,到溥仪出宫,清代有八位皇帝在此“政寝合一”;不仅如此,它还是“三希堂”以及慈禧、慈安两位太后垂帘听政所在的地方,重要性可见一斑。

然而,由于百余年来从未有过大修,即便是屋顶那皇家独享的琉璃瓦,也已斑驳得看不到几片完整的黄色。

自2015年12月18日启动“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以来,这组建筑群便开始“闭门谢客”。此后的两年零八个月,故宫对275名官式古建筑营造工匠进行选拔、培训、考核,直到2018年9月3日,通过考核的116名工匠才得以正式上岗——养心殿大修,从此拉开帷幕。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修缮。除了古建筑维修保护,养心殿内外文物的研究、保护、展示,都属于这一项目的题中之义。从建筑结构、排水系统到屋内摆件甚至病虫害防治,33个课题在故宫研究团队的手下一一展开,几乎囊括养心殿的方方面面。

按照计划,养心殿大修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完成。届时,养心殿内的1890件陈设——其中包括书画类文物194件、纺织品类文物304件、金属类文物600余件、钟表类文物23件等,以及殿外18件金属类文物、两件石质类文物、古树名木15棵,都有望对公众开放。

维修、研究、展示、开放......养心殿的变化,堪称故宫“维新”的一个缩影。

1420年,紫禁城建成。

2020年,紫禁城600岁。

故宫之“ 萌 ”,显然也有故宫猫的一份功劳

“到2020年6月30日所有的修缮结束后,意味着‘平安故宫’工程结束,故宫从此进入安全稳定的状态,古建筑将全面开放,”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单霁翔说,“到那时候,人们看到的将是一个开放程度最高、保护状态最好的空前的故宫。”

换而言之,正如这位著名的故宫“看门人”一再宣誓的“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故宫破题的关键:把门开得更大一些

角楼秋景。黄色,是故宫最美的主色调之一(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传说中,故宫有9999间半房。然而,紫禁城落成近600年,或者说自1925年故宫博物院建院以来,没有一个人真正走完过这近万间房子。

单霁翔是唯一一个。

2012年1月,58岁的单霁翔被任命为新一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当时有媒体问他,“新上任,你有哪三把火?”他回答:“大家都知道故宫的古建筑都是木结构的,最怕火,所以我一把火都没有。好在我的名字里有‘雨’,我倒是准备好‘水’了。”

“没有火气”的单霁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遍故宫——在那之前,单士元走过,郑欣淼走过,但单霁翔似乎走得更彻底。2012年3月起,他按照图纸一个个房间走过去,花了五个多月,磨破了20多双老布鞋,最后得出的数字是:9371间。

古建筑的数量搞清楚了,故宫文物呢?

自2004年开始,郑欣淼担纲院长的故宫博物院就已进行了为期七年的大规模文物藏品清理,得出了故宫自建院以来的第一个全面的数字:院藏文物数量从100万件左右,增加到了1807558件(套)。

2014年至2016年,在单霁翔任上,故宫博物院又开展了三年文物藏品清理,得到了一个新的文物藏品数据: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藏品总数由1807558件上升至1862690件,其中珍贵文物1683336件——故宫这一个机构所藏的168万件,就占了中国近5000家博物馆401万件国家珍贵文物的42%。

不过,就像单霁翔在不同场合中提及的:“你的馆大,但70%都立了一个牌写着‘非开放区域,观众止步’。你的藏品多,但99%都在库房睡觉。你的观众多,80%的观众从前门走到后门,不看展览,你能说你是负责任的好的博物馆吗?”

把门开得更大一些,成为故宫破题的关键。

故宫自2002年开始逐年扩大开放面积,截至2014年,其开放面积达到50%左右;2015年建院90周年,开放比例扩大到65%;2016年这一数字更新为76%;到了2017年底,开放面积已接近80%——即便相较于世界上最大的那几家博物馆,这一比例也是惊人的;不仅如此——按照2017年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批准并公布的《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到2025年故宫博物院百年院庆之际,开放面积将达到85.02%。

近年来,慈宁宫、慈宁宫花园、寿康宫、东华门、端门、箭亭、城墙等区域陆续开放。此前公众很少甚至从未涉足的地方,比如戏楼、花园、佛堂、角楼等,如今一一变成展馆、展区、展场。

登上城墙眺望皇宫,红黄交织的宫殿,如鳞次栉比起伏的海浪,提醒观众它们的今昔之变。

从“故宫”到“故宫博物院”的华丽转身

对很多人来说,从“故宫”到“故宫博物院”的转身,就像是发生在最近的事,而无需追溯到近100年前。

诚如单霁翔在接受人民网的采访中说的:“过去80%的观众‘到此一游’,没有看到故宫博物院的展览就出去了,现在80%的观众都要看院内的各个展览。”

不仅如此,“过去看展览的观众中极少能看到年轻人,估计连30%都不到,现在这个比例彻底逆转了,展厅里70%的观众是年轻人。对于我们来说,现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从‘故宫’到‘故宫博物院’的彻底转变。”

形象之变,更为显著的明证莫过于“故宫跑”。

2015年9月,故宫举办“石渠宝笈特展”,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赫然在列。为了一睹这件千古名作,不少观众在故宫开门前就早早守候在外,待大门一开,即向展厅飞奔而去,“故宫跑”因此得名。

在媒体报道和口碑传播下,特展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很多人第一次意识到:即便在办展览这件事上,故宫也可以是一个超级“网红”。

为了应对这一现象级文化事件,故宫的举措不可谓不迅速。媒体报道“故宫跑”后,单霁翔令工作人员连夜制作出2000多个胸牌,翌日分发给观众,并让后者列队依序参观。有一些观众在排队六七小时后担心看不上展览,单霁翔又承诺:“不到最后一人,绝不闭馆!”晚上8点,他亲自去现场,见到有人口渴,赶紧组织人烧水,泡了2500杯热茶分发给游客。到了12点,他再次到现场,发现还有不少观众坚决不愿离开,他又调来800盒方便面,派发到每一个人手上——故宫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给游客发方便面的博物馆。

“石渠宝笈特展”之后,故宫的临时专题大展、特展此后影响力持续扩大。

2016年9月,“梵天东土并蒂莲华:公元400—700年中印雕塑艺术展”举办,来自于印度笈多及后笈多时期、中国的北魏至初唐时期有代表性的175件石质雕塑作品和少数铜质、陶泥质造像同场展出。

2017年3月,“浴火重光——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举办,231件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精美展品以四个考古学意义上的发现地点为主线,向观众展示了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一世纪的阿富汗历史风貌和丝绸之路上的早期岁月。

2017年9月,故宫迎来展览高峰——“赵孟頫书画特展”“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发现·养心殿——主题数字体验展”等8项临时展览、专题展览及引进展览相继开幕。其中,“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因为王希孟那件著名的《千里江山图》再次引发“故宫跑”,成为文化热门话题。

左:吴昌硕书画篆刻特展的展览一角右:故宫三大殿安装LED灯后,内部细节清晰可见(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到了2018年,“予所收蓄永存吾土——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铁笔生花——故宫博物院藏吴昌硕书画篆刻特展”“清平福来——齐白石艺术特展”“清初‘四王’绘画特展”等展览,让数以百万计的观众见证了东西方文明的历史和创造力的发展。

如果单看文物藏品展出数量,目前故宫博物院每年展出约2万件,占文物藏品总量的九牛一毛都不到;不过,仅从观众的体验上来说,看展更容易了,好展览更多了,整个故宫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展览馆。从午门进入故宫,自南往北走,你会发现紫禁城的中轴线上和东西两侧有20个专题馆和原状陈列在等待着你去观看游览。2018年,原有的珍宝馆、钟表馆、陶瓷馆、书画馆今年全面改陈,展览活动更加丰富。

除了数量增加,展陈内容和形式也在不断提升。按照故宫博物院的说法,是以“艺术向新”为目标,力求在“文化+”的道路上做出新的尝试,带给观众全新的体验与感受。

看展的“常客”们可能已经发现,故宫如今的展览前言、展览说明早已摈弃了以往平淡的呆板说教,也很少出现晦涩难懂的生僻字眼,而是平易近人,简单明了地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

展览形式也不再是仅仅通过概念对文物进行简单摆放,而是通过文字、颜色、声音、情节、画面、图像等进行艺术再现。例如“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期间,观众在午门-雁翅楼展厅外一眼便会被那气势恢宏、连绵起伏的“群山”所吸引;而“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则在展厅中搭建僧房,将古琴、香案、佛龛布置其中,还特别请插花大师制作枯山水花艺,再现清初四僧的精神世界。

御花园杏花春景(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不仅在故宫,如今在厦门,在香港,故宫展览都可以为全球观众所看到。过去六年,135项展览被“输出”;改革开放40年间,故宫有200多重大文物对外展览交流项目,足迹遍布五大洲30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观众人数超过1亿人次。

故宫,已经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它再也不只是一个来京旅游的必备“打卡”景点,同时也日益成为文化与艺术、传统与现代、感官与心灵激荡对话的故事发生地。

互联网和新技术,造就超级连接的故宫博物院

2017年,全球共有157个国家的36000余座博物馆,其中有一个指标,故宫“完胜”所有同行:2017年,故宫的线下参观人数达到1670万人次;排在第二名的是法国卢浮宫,数量是810万。

2015年6月,故宫首次试行“限流”,此后的几年,日均8万人次的访问量,使之保持了“旺季不挤、淡季不淡”的状态。虽然如此,其观众数量仍在递增,2016年首次突破了1600万人。

但故宫有更大的“肚量”。单霁翔曾说,举办再多的展览,开放再多的区域,来故宫,看故宫展览的观众,仍然是全球很少的一批观众。“我们是世界唯一迎接观众千万级的博物馆,但是我们要成为亿级的、十亿级的,靠什么?”

答案是:互联网和新技术。

在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副主任于壮看来,故宫博物院的官网“至今也是博物馆界最好的网站”。

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故宫官网上线已有17年之久,历经数次改版后,如今拥有中文、英文和青少年三个版本。它就像一株数字之树,从树干往上攀爬,可见展览、教育、探索、学术、文创和资讯等诸般要素;从树干往下延伸,则可探索186万余件/套藏品的目录。便捷而强大的查询系统简直令人惊喜,比如,在“绘画”的类别下查询最为久远的“东晋”画作,你将看到三件顾恺之的作品(宋摹),点击其中的《顾恺之女史箴图卷》,你不仅能获得关于此画深入浅出的简介,还能以极高的分辨率观看细节——精细到连画作上的一个霉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官网搭建和迭代非一日之功,社交媒体的运营也需持之以恒。截止到去年年底,“微故宫”平台下的官方微博粉丝总量已达767万,官方微信的粉丝也已超50万。在微博平台,#爱上这座城#话题阅读量突破9亿,成为新浪微博账号最受欢迎的话题。“紫禁城初雪”“故宫红月亮”,这些超过1000多万点击量的微博图集,至今还是众多网友乐意下载的壁纸。

移动互联网时代,故宫出品的系列App更享有“故宫出品、必属精品”的美誉。自2013年推出“胤禛美人图”,故宫至今已发布9款App。2017年,这9款App的新增下载量超过100万,其中“每日故宫”成为首个总下载量突破100万的手机应用。

故宫雪景——每到下雪天,故宫就成为摄影爱好者们趋之若鹜的取景地(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虚拟世界不仅是线上的,也可以发生在线下。2017年10月,端门数字馆第二期主题数字体验展“发现·养心殿”正式对公众开放。在线上,它以“微故宫”为平台,陆续推出系列文化专题,持续介绍养心殿在历史中的变迁故事;线下部分则设计开发了“召见大臣”“朱批奏折”等六个互动项目,增设养心殿VR高沉浸感的体验,提升虚拟现实剧场,通过“端门数字馆”导览小程序打通线上、线下一体化,形成智慧型数字展览参观新模式。在未来,故宫还将建设大高玄殿数字讲坛、故宫博物院北院区数字文化中心等数字专馆。

“数字故宫社区”的建成,“数字故宫”项目不断“走出去”的实践,让故宫变得“触手可及”。2018年5月8日世界博物馆日,单霁翔在演讲中说:“这一系列实践说明,博物馆的文化传播,只要认真研究网络受众的心理特征和兴趣特点,找到灵活多样的传播方式,就可以把‘阳春白雪’的内容变得‘喜闻乐见’。”

这也正应和了其演讲的主题:“超级连接的故宫博物院:采取新方法,迎接新公众”。

“大文创”,让更多人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现年598岁的故宫,不仅学会了在虚拟世界里“冲浪”,更是“萌萌哒”了好几年。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朕实在不知道怎么宠你”,两手食指点脸蛋的康熙、比剪刀手的雍正皇帝、娇羞逗猫的十二美人……

2014年,一篇名为《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故宫淘宝自此开启了停不下来的“卖萌”之路,故宫文创也声名鹊起,广受年轻人的追捧。

不过,大力推广故宫文创,则可以追溯到2011年甚至更早。据了解,“故宫淘宝”自2008年开设店铺,能有今天的知名度,是坚持了十年的结果。

“萌萌哒”,也并不是故宫文创的唯一属性;相反,在故宫目前已开发出的10500种文创产品中,“萌萌哒”系列所占比例还不到5%。

故宫文创产品:“ 如朕亲临 ”“ 奉旨旅行 ”行李牌(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跟“萌”相比,故宫文创更多是“精致的雅”。

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表示,基于故宫25大类、69小项的藏品资源,“取其精华并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是故宫博物院打造文创产品的宗旨。”

从代表国家形象的国礼级礼品,到包括宫廷文化、文物艺术、明清历史三大板块的故宫出版物,从包含餐垫到护照夹等一系列款式在内的品质生活系列,到“五彩U盘”“神骏水果叉”等时尚设计产品,再到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大众潮流“萌萌哒”系列,故宫文创堪称包罗万象——除了实体产品,新媒体和数字化建设的成果,包括自主研发的9款App应用产品,其实也属于“大文创”的范畴。

故宫文创产品:朝珠耳机(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据王亚民介绍,故宫文创2017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希望通过文创让故宫文物‘活’起来,让更多人‘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传统文化IP如何活化?这是业界探索多年的问题。对此,单霁翔的观点是,“让文物活起来,需要做到两个面向”——

“一是面向自身,不断深入挖掘文物藏品的文化内涵,让文化遗产资源在更大程度上为人们的现实生活作出贡献,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博物馆,获得精彩而难忘的文化体验;二是面向公众,创新文化传播的表现形式和表达方式,让文物的故事以公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深入人心,走进人们的文化生活。”

因为“面向自身”,故宫摆脱了文博机构研发文创产品时的千人一面,而是以深厚的学术研究为基础,做到文创产品“无一物无来历”,将学术成果“反哺”于文创产品的研发。无论是《故宫日历》《紫禁城100》等畅销型图书,还是针对少年儿童的App“皇帝的一天”,无一不经过缜密考证和深入研究,最后体现出故宫文化的醇厚韵味。

“面向公众”,则是在故宫自有的研发团队基础上,与社会力量形成优势互补,共同研发有品质、有格调的文创产品,让文创“成为古老的宫殿、文物藏品和当代生活的一个过渡和链接”。与腾讯合作的“NEXTIDEA腾讯创新大赛”,以表情设计及游戏创意为开端,探索传统文化IP的活化模式,等等,这些举措让故宫博物院“文化+”的道路越走越宽广。

“看见与看不见”的故宫之变

故宫之变,与其说背后有明确的“第一推动力”,毋宁说那是多方因素在过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里共同作用下的结果——时代的变化、公众的诉求、掌门人的风格、技术的刺激......但从公众的角度来看,很多改变是可见且可感的。

曾几何时,在烈日下排上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队,只是为了买一张纸质票,2017年10月1日故宫正式实行全网络售票后,刷“码”进宫从此成为常态。

过去,故宫每年一千多万的购票观众只能走午门两边的小门,中间的大门仅对贵宾开放;现在,三个大门全部对游客敞开。

与此相对的是,从前外宾和国宾参观故宫,都是警车开道,直入午门。现在,即便是外国元首,也必须在午门前下车,步行进宫。单霁翔说,“英国白金汉宫、法国凡尔赛宫、日本皇宫,都不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为了这个尊严,他顶着巨大压力,将所有私家车搬离紫禁城——包括他自己的。

汽车禁止入内,但故宫太大,全靠走不现实,于是单霁翔又规定,自行车和电瓶车可通行——正如观众们在那部豆瓣评分高达9.3分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看到的,骑着自行车穿越故宫,成为一道令人艳羡的风景。

毫无疑问,故宫也变得更干净了。2013年,故宫全面禁烟、禁火,一个打火机也不许带入,每一片垃圾落地,两分钟内必须清理掉。

地上要整洁,天上也不能放过。单霁翔说,“飞鸟将草籽带到房顶,草生命力强,生长时会拱瓦,瓦松了,宫殿就要漏雨,木头就会朽毁,建筑就要大修”,为此故宫从2014年开始屋顶“除草”。时至今日,当你站在城墙上俯瞰故宫,宫殿屋顶果然寸草不生。

全面拆除彩钢房和其他临建,恢复传统砖石地面,平整井盖,设置宫灯,广植花木,增设座椅,增加女士专用卫生间,推动设立母婴室,为前三殿与后三宫(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宫、坤宁宫)安装LED射灯以便游客可以看清宫殿内饰......种种措施,都在推动着故宫往更加亲民、现代、有温度的博物馆迈进。

还有一些改变,是不容易为游客所看见的。

自辛亥革命后的一百年,故宫有三次大修。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于2002年上任伊始即启动“故宫古建筑整体维修保护工程”,至今工程已进行16年。七年文物清理,与世界各大文博机构建立广泛的战略合作,全面布局故宫各专题馆的展览陈列,推动故宫文创转型等,也都是在郑欣淼任上发生的事情。

2012年单霁翔接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后,提出“平安故宫”工程,2013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立项,故宫博物院北院区建设、地下文物库房改造、基础设施改造、世界文化遗产监测、故宫安全防范新系统、院藏文物防震、院藏文物抢救性科技修复保护等七个子项目从此进入运行轨道。

2013年,国际博物馆协会国际博物馆培训中心落地故宫;同年,故宫研究院成立,1个研究室、20个研究所的专家,构建了故宫的学术研究之树。

2015年,故宫博物院总结前十余年文物建筑维修保护经验,提出古建筑“研究性保护”理念,将古建筑保护、学术研究、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传承三者紧密结合,养心殿、乾隆花园、大高玄殿、紫禁城城墙,成为第一批“研究性保护项目”的试点。此外,与美国世界文物建筑保护基金会、德国考古研究院、日本京都大学、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等机构的合作,让故宫博物院博采用国际文物建筑维修保护的理念和技术方法。

2016年底,故宫文物医院成立,200名文物保护专家,融合现代先进科技和古老的技艺传承,对书画、金属、钟表、陶瓷、木器、漆器、镶嵌、纺织品等文物进行“诊疗”和修复。公众也可以预约参观,一窥此前在《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就已目睹过的精绝修复技艺。

组建了14年的志愿者团队,举办了12年的“故宫知识课堂”,进行了6年的“故宫讲坛”......近年来,故宫博物院每年开展的各类公众教育活动多达25000场次,直接参与观众20万人次......

从故宫前几年遭遇舆论危机,到开放面积不断扩大,服务水平不断提升,精彩展览应接不暇,文创产品深受追捧,有着近600年岁月重负的故宫改变之大、之快,令人倍感不易。

故宫剪影。无论阴晴明晦,故宫都自有其魅力(图/故宫博物院提供并惠允使用)  单霁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从六年前到任的第一天起,他就如履薄冰。“在这六年的时间里,我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紧迫和深刻的。必须承认,故宫博物院院长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岗位,一定要把每一件事都预想好、安排好。”  新理念、新技术、新措施,让故宫“维新”之路越走越深入。正如单霁翔在2018年5月7日的世界博物馆日所发表的:“一座博物馆要想向普通观众,尤其是年轻人打开尘封的历史,解读经典的文化,就需要用生动的、喜闻乐见的‘新方法’来加以表达,采取新颖的形式、生动的语言、丰富的内涵传递出社会‘正能量’,这些方法恰恰是讲好文物藏品故事的重要元素。”  “长期以来,我们只把走进博物馆的人们视为观众,而今天‘超级连接的博物馆’,通过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可以使更多没有机会走进博物馆的人们,也成为博物馆的忠实‘新公众’,享受博物馆文化。如此,我们博物馆的服务对象将从‘千万观众’,扩大为‘亿万观众’。”  回到2018年9月3日那个晌午,单霁翔和前任院长郑欣淼相偕攀上养心殿的屋顶,将一个宝匣从正脊中央的脊筒内取出——那是故宫发现的第一个有青龙彩绘的锡制宝匣,是养心殿这座见证了帝王崩逝、权力易主、内政外交风云和末代皇帝生活日常的建筑的“镇物”。天高云淡,站在屋顶上的两位“看门人”在屋脊延绵的故宫背景里,渺小得就像两个逗号。  在此前的讲话中,单霁翔说:“我在畅想,两年后如果我还当院长,或者以后的院长愿意邀请我们的话,我和郑院长一起再把宝匣放回去,这样我们就可以心中无愧地告诉大家:我们奋斗了,我们成功了!”

LED壁灯批发

微型制冷压缩机

门锁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