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十高龄历巨变喜看日子苦变甜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1:36:50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九十高龄历巨变 喜看日子苦变甜

讲述人刘勋(92岁)记录人张旭(外孙女婿)

我今年92岁,精神矍铄,寿眉修长,除了耳背,没有其他毛病。我出生的年月几乎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间差不多,见证了党的丰功伟绩。我虽然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人,但我一生的苦难幸福,证明了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紧密相连。

频频变换城头旗

苦不堪言是百姓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戴家河乡高庄村人,1922年我出生那年,恰逢第一次直奉战争,乐亭正好是双方交战地。1922年、1924年两次直奉战争对百姓危害很大,饿殍遍地,民不聊生。我那时对战争印象不深,只记得母亲带着我四处“跑反”(逃难)。那时逃难没有方向,听到东边枪响往西边跑,听到西边枪响往东边跑。

伴随着不断的“跑反”,我发现,红黄蓝白黑的五色旗变成了青天白日旗,又变成了膏药旗。可见,乐亭县几易其主,先是直系军阀、奉系军阀,再是南京国民政府,最后被日本人侵占。日军占领期间,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正常的生活保障,几年吃不上一顿白面馍很正常,即便吃上也属于经济犯罪,抓住了轻则坐牢,重则死刑。

出入伪满要办“证”

国中之“国”有“护照”

说来奇怪,中国人到自己的土地上投亲竟然要办理“护照”。父亲早年就到德惠的粮店“吃劳金”(打工),定期给家里补给。好不容易撑到18岁,我决定到德惠投奔父亲。1940年,我先办理了“入国证”,坐火车经山海关来到德惠。在当时的“满洲国”,任何关里人到东北都要有当地日本警察署出具的“入国证”才能通行,要不然过不了山海关。由于办“入国证”需要照片,我到照相馆照了生平第一张相片。

那时候德惠虽已设县,其实只是个小镇子,人口也不过6200人,除了几个标志性建筑外,所有居民都住草房。我来了以后就住在今天的二道街,和父亲一起在粮店做勤杂工。那时德惠的粮店已经被日本人统一管理控制,所以日子比关里强不了多少,高粱米饭也不够吃,吃大米、白面一样按照经济犯处理。当时有个叫“慈本儿”(音译)的日本警察无恶不作,死伤在他军刀下的中国人不在少数,我被征集为民夫修“中央街”路边的排水管时,还挨过他的刀背砍。1945年,日本人战败,日本侨民经葫芦岛被送回日本,“慈本儿”被一名爱国人士用大刀砍了头。

贿赂守军出围城

没被饿死险遭炸

日本人刚投降,解放战争又开始了,最难忘的就是1948年长春围困战。那时我在长春大兴制米厂做临时工,在长春被围了好几个月,国民党部队早就没有粮食了,只能靠有限的空投来缓解燃眉之急,哪里会顾及老百姓。我在无米下锅的时候就吃制米厂地沟里发霉的高粱米,到最后连发霉的高粱米也吃不上了,只好想办法出逃。

我先是想通过“爬卡子”的方式出城,但封锁太严,没法出去,与我一同出城的人也失踪了两个。我只好贿赂一个国民党的连长,趁他们出城抢粮时,穿上军服混进队伍中,才得以出城。经过宋家洼子时,遇见一家好心人给了我一把黄豆,我才得以走回德惠。更想不到的是,德惠当时也是战场。一天,我在街上走,正赶上两军交火,我没头没脑地往家里跑。回家一看,我穿的那件肥大的大褂上有好几个枪眼,可是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一处中枪,真是福大命大。当天夜里,一发炮弹落在一墙之隔的邻居家里,邻居孔二从此落下了终身残疾。

长春巨变不敢认

生活安稳就是福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熬到德惠解放,安稳的日子开始了。由于我有经营粮油的经验,获得了到德惠油坊工作的机会。1946年,经熟人介绍,我到同属河北乐亭老乡的成家打工,这家的闺女后来嫁给了我,我在这里一直工作到退休。

去年,外孙女一家带我去了一趟长春,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长春了。一到长春我就傻眼了,以前的斯大林大街变成了宽阔气派的人民大街,红旗街也早就不是当年的模样了。如今我已经90多岁了,岁月的斑驳已经牢牢地刻在了我的脸上。经历了那么多战乱和灾难,我唯一的感受就是,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安稳太平就是福。

自贡大件运输物流

成都到乌兰察布物流专线

拉萨托运私家车

乌鲁木齐托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