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试推新农险中国农民不靠天【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7:06:59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遭遇倒春寒,龙井茶减产”的消息一直充斥在今年3月杭州城里每一份报纸的版面上,而正在茶园施肥的西湖区龙井村村民汪徐前边比划边重复着,“头天还看到芽长这么长,一场霜下来,全冻黑了”。

在浙江这个自然灾害频发的省份里,汪徐前们的遭遇并不鲜见,仅仅在过去的2005年,“海棠”“麦莎”“泰利”“卡努”“龙王”等数次台风席卷浙江,所造成的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50亿元,而损失最为惨重的农民,捶胸顿足,几乎没得到什么保险赔偿。

打破农险“商业化”外壳

今年3月,浙江“新型政策性农业保险”在全省11个市县试点,与已经开展了20多年而一筹莫展的现有农险相比,它运用政府资源将10家保险公司扭合成“共保体”,政府对农民和保险公司实施双向补贴。

此次农险改革的主角———“浙江省政策性农业保险共保体”由该省人保、中华联合、大地保险等10家商业保险公司组成,执行“低保费低赔付”政策,目的是保急不保穷,确保让受灾农户获得生产自救的资金,而不是以险致富。政府除了向参保对象给予35%的保费补贴外,还将向共保体提供直接补贴1000万元,给予保险公司赔付款“最大兜底责任6550万元”的“财政补贴”,另外,将“县及县以下财政拨款机关事业单位车辆险、综合财产险”由保险共同体承保,实行“以险养险”。

其实,农业保险在中国已推行了20多年:1982年,农业保险恢复;1993年农险保费收入达到8.3亿元的高峰,但赔付率却高达116%;1996年起逐年萎缩,到了2002年,中国各类保险公司保费收入达3000多亿元,农业保险总收入只有4.8亿元左右。

农业保险之路越走越窄的原因,人保浙江分公司的一份统计很能说明问题。人保在浙江开展的农业险,20多年来年赔付率高达150%。“农业险风险太高,如果完全按照商业化运作,农民买不起,保险公司赔不起。”大地保险杭州分公司副总赵炬弥直指问题所在。

政府推进农险责无旁贷

“农业保险的三高特征,决定了没有政府的政策性支持就难以实现可持续经营,政府在推进农业保险中责无旁贷。”浙江省副省长茅临生所说的“三高”正是让农业保险举步维艰的“高风险、高成本、高赔付”,相关部门已意识到将农业保险简单地推给市场是不负责任,政府对农业保险的政策性支持“责无旁贷”。为解决“三高”,试点方案规定农险风险责任5倍封顶,其中农业险累计赔付在保费2倍以内,由共保体全额承担;2至3倍部分,政府与共保体按1:1承担;3至5倍部分,政府与共保体按2:1承担,将共保体亏损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可见,在这场新型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中,政府将注定成为“陪嫁”。

其实,对农业保险进行补贴早已成为西方国家支持和保护农业的重要举措。美国、加拿大每年都有一笔相当可观的农业基金,哪家保险公司为农民服务,这笔资金就补给谁。过去20年,美国联邦政府对农业补贴的总额达到150亿美元,成为推动美国农险最坚实的力量。日本政府对水稻、麦类的保费补贴比例都超过了50%。

共保体但求“收支平衡”

与政府强力介入的积极姿态相比,参加共保体的10家保险公司显得低调得多。作为共保体首席承保人———中国人保浙江分公司一葛姓新闻发言人表示:“有了政府支持,这次底气应该要足一些,但作为商业性的保险公司,这次试点关键是要找到保险公司赔得起、农民买得起、政府支持得起的平衡点。”

“我们还是有些担心,怕亏。”作为共保体10家成员保险公司之一,赵炬弥的观点可能代表了部分保险公司的看法,“作为商业保险公司必须考虑效益,农业保险如此高风险,几乎没有一家保险公司能靠自身的力量开办这类业务。比如一个鸡场保了险,然后死了鸡,找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公司很难辨认哪些保过险,哪些没有保过险的,照单全赔,保险公司当然招架不住。这回试点,共保体提高了我们抗风险能力,但我们并不指望共保体能够盈利,只希望能最终达到“收支平衡”。

在杭州萧山,记者感到诧异的是,这款政府补贴推动,保险公司只求“收支平衡”的利好并未给吃尽天灾苦头的浙江农民带来太多期望。养殖户高伟告诉记者,每头猪只有50-100元的利润,如果再考虑保险,利润就更少了,不划算。在萧山的田间地头,多名农民向记者表达了相似的看法。

“这很正常,因为试点主要目标就是‘保大户’。”正忙着农险试点活计的萧山区农业局副局长胡乃方告诉记者,由于实施“低保费、低赔付率”的措施,不可能依靠农险致富,普通农户兴趣自然不大。“但我们做了调查,相当多的种养大户都比较认同这种模式,不过我们还要做工作,力争试点保险覆盖面达到当地种养大户的50%以上。”

赵炬弥认为,以前的农业险,虽然政府很重视,但几乎只有农民与保险公司双方在博弈,是一种简单、孤立的商业化,此次“政策推动+共保经营”的模式是农险发展的重要尝试。胡乃方认为,根据WTO的规则,虽然要求成员减少对农业的补贴,但与农业生产相关的自然灾害保险则不予限制。目前,农业保险已成为WTO成员国支持本国农业的基本手段和方式之一,而新农险正是新形势下政府支农保农的有力工具,关键是“用好政策杠杆撬动市场。”

一套顶几套这几款五金工具解决居家问题是一把好手毕节

如何成功种植开心果树何超仪

前三季度江西生猪出栏近两千万头高山榕

照明在确定您家的氛围和美感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面料库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