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李龙无决心刮骨疗伤难重建慈善伦理

发布时间:2020-11-22 12:00:20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雅安地震,令红十字会的尴尬处境加倍放大。先是红十字会的赈灾倡议换来满屏“滚”字;随后中国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表示拟于5月中下旬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很快,中国红会秘书长王汝鹏声明,“红会没有任何人说要重查GMM”;旋即,社监委重新表态:该委员会“是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红会无权干涉”;昨天上午中国红会再次召开发布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称,针对郭美美事件,红会“坚持维护原有认定”。  这一过程,堪称“步步惊心”、颇有戏剧色彩。再加上这几天“郭美美baby”个人微博和所谓“17.2G”的插科打诨,让红会再度迅速成为关注焦点。

很显然,自郭美美事件以来,在各地慈善组织屡遭“扒粪”、屡屡“露底”的热潮下,中国官办慈善机构的公信力一路“惨绿”、几近“跌停”。个别地方红会在郭美美事件后一个多月里只收到100元捐款。同样处于尴尬的,远不止红会,从“卢美美”事件到河南宋基会黑幕,再到“儿慈会洗钱”风波……脓包屡遭挤破。

置之死地而后生,如今的尴尬境地,对国内慈善事业而言是一次不可回避的倒逼。任何“壁虎断尾”、匆忙切割的行为,都将于事无补,只会招惹更猛烈的抨击。当下,包括红会在内的中国慈善组织,亟待重建慈善伦理。这里所说的“慈善伦理”不仅仅涉及道德层面,而应是指慈善机构出于法律敬畏、行政监管、舆论监督、社会责任等诸多要素的约束,自觉形成的某种“高于底线”的从业理念和行为规范。

其一,慈善立法。在这一点上,今年两会期间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的提议没错,但他的“纳税式捐款”理念却不得要领,属“屁股指挥了脑袋”。慈善立法,事关慈善事业的内部公正和外部公正,必须在更开放的系统内进行,而绝不能像最近邮政部门单方面制订的“向快递企业收取份子钱”规则,因关门立法而漏洞频现、遭人诟病。

其二,引入竞争。在现有语境下,慈善事业完全破除官办尚不现实,但至少可以打破“官办垄断”格局。必须承认,慈善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种高尚的“事业”,但对大多数人而言,它同时也是一种“职业”。任何部门和组织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慈善机构也不例外。如果说,慈善立法,是对这种“利益诉求”的规范;那么,引入竞争,能让这种利益诉求受到合理的激励和引导,能让更多民间慈善组织得以松绑、大展拳脚,并倒逼官办慈善机构以更规范透明、更清廉高效的服务赢得生存空间。

其三,加强监管。这是杀手锏,绝不能让“非盈利”组织蜕变为“无盈利压力”又无需公布财务报表的特殊企业。最新曝光的汶川地震后艺术家8000万善款被“挪用”一事,给了红会公信力又一重击。监管的缺失,可见一斑。现在舆论对“红会社监委”寄予厚望,然而也要看到,这只是一个郭美美事件之后才新成立的第三方机构,“工作经费由红会提供”,其成员也均由红会邀请组成。其此次的表态,固然给公众一些期待,但专业性和独立程度到底几何,目前也不宜过早乐观。

赵白鸽常务副会长曾坦言,“郭美美事件三天毁掉红会一百年”。之所以有这样的颠覆性后果,正所谓“物必自腐,而后虫生”——郭美美“袒露”了一些蛀虫,而内因还在于“自腐”。发起重查郭美美议题的王永说:“不重查郭美美,红十字会难翻身。”以老实的态度彻查郭美美事件,固然不能立马“翻身”,但至少可以表明一种与腐败割袍断义的决心。公众期待,此事不要再次不了了之。

责任编辑:hdwmn_lw

浪琴对表

香奈儿手表

施华洛世奇吊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