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益谦脸谱一手字画一手控股保险机构

发布时间:2020-03-26 11:49:16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本报记者 邓雄鹰 上海报道

采访 邓雄鹰 郑小伶 王芳艳

走进刘益谦位于上海环球金融大厦70楼的办公室,其简约、略显空阔的风格颇让人意外,收藏其中的几幅字画,风清云淡。一幅晚清吴昌硕的篆书“谦受益”,因契合刘益谦本名而被收纳。另有于右任的书法、谢稚柳的山水墨彩,在大千暄嚣中自成格调。

身材已向浑圆状态发展的沪上新贵刘益谦,一支接着一支抽烟,言谈随性,看似无所忌讳。

几天前举办的嘉德春拍,刘益谦又掀起一阵旋风。“看到刘益谦再次出手,给予鼓掌,市场需要一些人物来‘引领’”。这是艺术品拍卖圈内人士说的。

5月10日,张大千工笔仕女《红拂女》以950万元起拍,经过激烈角逐后,最终被刘益谦以7130万元的价格纳入囊中。当日刘益谦还“扫货”两幅古画和一件古花瓶,耗资逾一亿元。

5月13日,本报记者在上海独家专访刘益谦时,正巧碰到刘再度电话遥控参加嘉德春拍。在连续数次加价50万遥控举牌后,刘益谦以3622.5万元拍得明晚期松江画派沈士充长卷《江南秋色》。

粗略估算,2013年以来5个月,刘益谦投资于艺术品的资金已达到2.6亿元。

刘益谦“法人股大王”之号已被市场传腻了。这个只有初中学历,以转手法人股、认购证起家的草根富豪,对财富的敏锐嗅觉颇让专业市场人士相形见绌。本报记者向刘益谦询问:为何你没有错过中国资本市场的每一次制度套利机会?刘毫不躲闪,直奔主题:因为我比别人大胆。

最近,刘益谦又赚得丰厚的一笔。

他在8年前牵头设立的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平车险”)被国际保险巨头法国安盛(AXA)集团相中,2亿股权卖出了19亿元的天价,市盈率超40倍(安盛另以约20亿元参与增发,预计最终持股4.23亿,占50%股权)。

在2012年5月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中,刘益谦以150亿元的身家位列中国内地富豪榜第三十位。当然对刘益谦家族艺术品投资的估价,尚没有完全计入。

现年50岁的刘益谦正在做“减法”:曾手握的一两百家公司法人股均已沽清,卸任了天茂集团董事长,仅在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担任董事长。

刘益谦说,“有可能今后大家都不知道我干什么的,只知道我是做收藏的。”

刘益谦说自己很少买错

“一件只值200万元的东西,现在很容易走到600万”。在刘益谦这个资本老手的眼皮底下,“新钱”几乎就是超发的货币挤到艺术品市场来的。

5月13日下午,在新理益集团办公室里,刘益谦一边接受记者采访,一边用电话遥控指挥竞拍古画。在连续追加7次10万元之后,他懊恼地放弃,“这小子居然从220万举到600多万,让他买走吧!他钱比我多!”

不过,一个小时后在明晚期松江画派沈士充的一幅手卷拍卖中,刘益谦毫不手软,1000万起拍,在十余次追加50万之后,终于以3150万元(不含拍卖佣金)的价格拍下。

“加上佣金,差不多3600万了!” 刘益谦啧啧感叹,“真贵!”语气中充满豪气与顽趣。

艺术品的强大吸金能力让沪上巨富刘益谦仍然时常感到“缺钱”。

“东西真贵!缺钱!”每当竞拍下一张大单后,刘益谦就会这么嘀咕一句。他认为,是市场上的“新钱”让艺术品投资趋高不下。“一件只值200万元的东西,现在很容易走到600万”。在刘益谦这个资本老手的眼皮底下,“新钱”几乎就是超发的货币挤到艺术品市场来的。

本报记者以旁观者看热闹的心态说,这么贵可以放弃嘛!“放弃?这可是明末清初沈士充的手卷!故宫都没这件作品好,你说我能放弃吗?”刘益谦说。。

从1993年参加第一场拍卖会开始,20年来刘益谦和太太王薇已经多次大手笔买入多件珍稀艺术品。除了5月10日收入囊中的张大千的《红拂女》,他们还曾以3.08亿元的天价拿下了举世瞩目的王羲之《平安帖》、 用1.14亿元买下陈栝的《情韵梅花》、以6171.2万元拍下了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

艺术品投资动辄数千万,如何甄别?刘益谦说自己很少买错,尤其是价格昂贵的艺术品没有买错过。他的投资逻辑是,参加大型、知名的拍卖会,“挑大家争得比较厉害的、看好的买。”

2009年以来,刘益谦几乎每年在艺术品上投资近10亿元。甚至有人说,刘益谦几乎直接把中国艺术品推进“亿元时代”。这种“只选贵的”的投资思路遭致一些老派收藏家的诟病。

业界关于刘益谦“炒家”的质疑声不断。而刘以自有的草根智慧,付诸一笑。

不担心变现

“在西方国家,贵族和有钱人几乎没人不收藏。”他说。

两年前,刘益谦因艺术品差点做成一笔大买卖。

2011年,他将齐白石为蒋介石六十大寿以及抗战胜利所作的书画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拿出来拍卖,这套作品他此前以2000万元拍得,最终拍出了4.255亿元的高价(含15%拍卖佣金)。

对于这笔净赚近4亿元的投资收入,刘益谦摇摇头笑着说,“问题是,我其实到目前都没有收到钱啊。”据说,买家也是一收藏名家,后一直没有成交。

除了这笔天量拍卖,刘益谦近几年很少将手中的艺术品转售。对于外界质疑“现金流紧张”、“艺术品只收不转”等问题,他一脸轻松地说,现金流并不紧张,根本不担心手中藏品的变现问题。

对刘益谦来说,买艺术品并不是短期投资行为,而是有着深远的投资逻辑。一是自己确实比较喜欢艺术品;其次,中国的富一代通过创业、扩张的方式完成财富积累,人生轨迹已经很难改变,但富二代的生活方式将会相当不同。

“在西方国家,贵族和有钱人几乎没人不收藏。”他说。

到底投入了多少资金、收藏多少、价值几何?刘益谦自己也说不清楚。

有一组数据可以大致展现刘的收藏实力。刘益谦夫妇2012年在上海浦东开设的龙美术馆,一万多平米的展厅全是两人的藏品;2013年12月,其投资数亿元在徐汇区建设的滨江美术馆将开馆,面积比浦东的龙美术馆大两倍,约3万平米。

刘益谦说,我的藏品摆满这个展厅依然绰绰有余。

沈阳医院如何有效的预防外阴白斑

昆明祛白资讯早期白癜风的症状图片是什么样子

身上有什么症状可能是白癜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