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铝购蒙古煤炭路坎坷储量骗局成疑云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38:05 阅读: 来源:货代厂家

中铝购蒙古煤炭路坎坷 储量骗局成疑云

中铝收购蒙古国煤炭项目的计划命运多舛,原定7月5日前发出要约的该计划,此前经历了蒙古国外商投资政策的突变,如今又笼罩上被收购方制造"储量骗局"的疑云。

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铝")4月5日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超过10亿美元,要约收购南戈壁资源有限公司(下称"南戈壁")56%~60%的普通股股份,并称已同南戈壁股东艾芬豪(IVN:TSX,NYSE&NASDAQ)订立相关锁定协议。通过此项收购,中铝将实现对南戈壁的控股,并进而获得南戈壁在蒙古国境内四个煤炭项目的权益。

可就在距7月5日只有21天的时候,6月14日,一名自称南戈壁前高级工程师刘欣的人向多家投行、券商、咨询公司发送邮件称,南戈壁旗下的敖包特陶勒盖(OvootTolgoi)煤矿"是一个骗局".该邮件引用了大量数据、图表。刘欣也于当日新开设一博客,表达了上述观点,公布了有关材料,并"发誓"自己所言"一切属实",表示"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截至发稿时,自称刘欣的人并未公开露面;南戈壁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虽然全盘否认了刘欣的指控,甚至表示"查无此人";但对针对储量数据的质疑未作正面详细辩解。而中铝并未就此直接表态。尽管如此,中铝是否会如期于7月5日前发出要约,遂成悬念。

虚报储量?

据中铝公告,南戈壁在蒙古国拥有四个煤炭项目,包括"产煤量巨大"的敖包特陶勒盖煤矿和苏木贝尔(Soumber)煤田、ZagSuuj煤田、敖包特陶勒盖地下煤田等三个开发项目。

恰恰是南戈壁核心资产--敖包特陶勒盖煤矿的储量,遭到了刘欣的质疑。刘欣自称曾于2007~2012年在南戈壁担任高级工程师职务,主要负责敖包特陶勒盖煤矿的勘探工作。

刘欣称,2008年6月,其团队在对敖包特陶勒盖煤矿西部煤田(Sunset)的一次勘探中发现,露天煤矿(250米以上)第五煤带的厚度少于15米,同之前勘测的预计20~50米存在巨大落差;原先勘测为53米的第五煤带下方的5L煤带实际仅有7米;5U煤带在下方(250~600米)仅有部分存在少量煤资源,毫无经济效益。

"我们共计钻眼41个,共达23000余米。结果是惊人的,多个钻眼直接打到岩壁。"刘欣说。

其在东南煤田(Sunrise)的露天矿区进行少量钻孔,"结果同样令我们震惊。"

刘欣称,结合新数据所得出的资源数据表显示,南戈壁公布的敖包特陶勒盖煤矿测定总资源同事实有很大出入,南戈壁2011年度报告称,敖包特陶勒盖煤矿测定总资源为接近两亿吨,指示性总资源为一亿吨,实际"测定总资源仅为年报中的四分之一。指示性为六分之一"!

刘欣还指控南戈壁隐瞒上述结果,甚至不惜贿赂第三方,以编制虚假报告。

刘欣称,在召开紧急董事会会议之后,南戈壁和艾芬豪高层决定将上述结果隐瞒下来,并开始寻找买家,同时将重点放在了中国买家身上。

刘欣称,当与东南煤田接壤的蒙古MAK煤矿发现相似问题后,当时受雇于南戈壁的诺西矿业工程公司(Norwest,下称"诺西")曾要求重审勘探数据。诺西在现场重新钻孔,得到了非常相似的结果。南戈壁迅速展开危机公关,隐瞒了诺西的初期报告(刘欣称欲当面提交给中铝高层,因此并未公开),并让诺西继续使用南戈壁提供的勘探数据发表了2009年10月的报告。其中,诺西有关负责人阿里斯特·霍恩(AlisterHorn)"收受现金贿赂20万美元,并在其4月18日的现场考察中收取劳力士名表一块".

刘欣称,随后的两年,南戈壁高层忙于"包装这个骗局",并且找到了"听话"的美纳矿产咨询公司(Minarco-Mineconsult,下称"美纳",南戈壁方面称其为"美能矿业")。自2011年起,美纳开始为南戈壁设计"定制的"资源报告,获得近300万美元酬劳。

本报将刘欣在网上发布的材料交给一名煤炭勘测领域的专家,该专家看后表示:"仅从其所使用的专业术语等方面来看,这是内行说的话。"

谁在说谎?

南戈壁执行总裁助理恩克图尔·巴颜比勒格(EnkhtuulBayanbileg)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6月15日开始,南戈壁就已注意到刘欣的邮件和博客。南戈壁坚定地认为,该邮件和博客"是一种欺诈".

巴颜比勒格坚称,南戈壁披露的测定总资源数据一直由独立的国际技术专家提供。2009年时诺西负责此项目的并非阿里斯特·霍恩,而是理查德·蒂夫特(RichardTifft);而南戈壁自2011年起转用美能矿业,是因为该公司在蒙古当地有较大影响力,且其工作节奏更适应当地的时差。

巴颜比勒格不仅否认了刘欣的指控,还质疑刘欣的身份:"没有任何证据表明,2007年到2012年3月,曾有一个叫刘欣的人在南戈壁工作过。我们查阅了薪资单、离职人员名单,甚至还有我们曾经支持其申请蒙古国护照的人员名单,都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我们还打电话给承包商,也没有发现哪个叫刘欣的人同南戈壁有任何关系。"

刘欣称,他于今年3月离开了南戈壁,因为"我的上司加斯汀·卡帕拉(JustinKapala)对我说我不适合南戈壁的文化。

巴颜比勒格对刘欣的其他指控也予以否认。

南戈壁宣称"查无此人"的刘欣,至今没有公开露面。

刘欣称已于北京翠宫饭店预订了场地,拟于6月18日下午1~3时召开媒体见面会。但记者在上述时间前往翠宫饭店,发现现场并没有这个活动。饭店工作人员称,曾有人咨询过预订当天多功能厅的事宜,但最终没有预订。

刘欣此前曾表示,如果中铝领导层愿意和他进行交流,媒体见面会也就没有必要了。

昨日中午,在北京翠宫饭店聚集的多家投行、券商和咨询公司人员也表示,收到过刘欣的邮件,但无法联系到刘欣本人。

一名券商人士对记者称,至今也拿不准这个举报是否可靠:"我们咨询过中铝的朋友,他们也看到过这封信的内容,不过认为信的内容有一些感觉与事实不符。"

记者昨日致电中铝,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无法对此进行评价。

风险重重

事实上,即使没有此番"神秘爆料",中铝收购南戈壁计划也已有够多的麻烦需要应付。

就在中铝公告收购计划约一周后,蒙古矿产资源局突然宣布,要暂停南戈壁所拥有在该国勘探和开采的若干许可证。

4月26日,中国铝业发布公告称,蒙古政府已经知会了南戈壁、艾芬豪和中铝,该国政府正在考虑通过一项有关外商投资的新法案,关键问题包括了与外国投资者建立公平的转移定价机制和税务机制。中铝同时表示,并没有放弃收购南戈壁,公司和艾芬豪确认,在满足锁定协议的条款和条件的前提下,公司同意在2012年7月5日或之前发出收购要约,随后收购需要在要约发出后的36天之内完成。

作为向全球矿业企业转型的重要一步,这项海外收购受到中铝的高度重视。

但是海外矿产资源收购蕴含较高风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过去几年出现过多例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矿产失败的案例。

2008年,央企中钢集团以100亿元收购了澳大利亚中西部铁矿公司(Midwest),而这笔交易的卖家此前收购该公司时成本仅5000万元人民币。该项目也已于去年暂停开采。

2006年,中信泰富收购了中澳磁铁矿项目(Sino-iron),却发现自己接手了一个"无底洞"--项目投资最初预算为25亿美元,目前总投入已接近71亿美元,且有继续攀升的可能,而项目投产时间则一拖再拖。

为规避央企海外投资风险,今年4月11日,国资委出台了《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称目前央企境外投资仍处在初级阶段,境外投资为企业战略服务的意识不强,投资项目前期研究不够深入,投资风险控制能力和利用全球资本市场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美乳图片

巨乳美胸

穿丝袜

美女图